©雪原岐津 | Powered by LOFTER

【莫萨】第三扇门

因为奶茶太难喝而开的脑洞,内容跟奶茶完全没关系,也很OOC。

情感消失的顺序是友情→亲情→爱情,一种情感消失之后记忆也会一起消失,倒不是说亲情没有爱情重要啦,只是因为文里扎的亲人只有姐姐了所以亲情消失的比较快。

--------------------

莫扎特看着自己的尸体,心中毫无波动。

好吧,要说一点感觉都没有其实不太对,不过那些想象中的“悲伤”“不甘”确实是一点都没有,莫扎特心中唯一的感觉就是“这样看着自己还真奇怪”。

这样不对,我不应该是这样的。莫扎特摸了摸自己的心口,那里沉默而又冰冷,仿佛里面从未存在过一颗炽热跳动的心脏。

灵魂脱离躯体后,属于人类的感情和记忆会随着时间逐渐消失,接着干干净净地升上天国接受审判,被判决进入天堂或是去往地狱。

然而莫扎特并不知道这些。他好奇地绕着每个来参加他葬礼的人的身体看来看去,每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时都会露出一个笑容,用力地拍拍那人的肩膀,但可惜的是他的手无法触摸到对方的身体,只能从中穿透过去。他无所谓地耸耸肩,反而开始兴致勃勃地玩起了从别人的身体中整个穿过去的游戏。

“达彭特,您也来了。”莫扎特在其中一个人的面前停了下来,他看了看达彭特那张满是悲痛的脸,却觉得有些无法理解。

“您何必这么悲伤呢,说到底我们也只不过是合作过一段时间有些交情的人而已呀。”莫扎特不解地歪了歪头。

他知道达彭特算是他的朋友,但他却无法理解达彭特为何看上去如此难过,甚至他都不记得达彭特具体跟他合作过些什么了。

朋友,不就是有些交情的人?但面前这个人跟自己有过交流吗?莫扎特摇摇头,不再停留在达彭特面前,而是回到了自己的身体旁边。

他看见推开门走进来的女性,黑色的头纱半遮着她的脸,止不住的眼泪顺着那苍白的脸颊往下滚落——那是他的姐姐娜奈尔。

莫扎特下意识地上前拥抱了他那看上去脆弱得像是马上就要昏倒的姐姐,但毫无意外地穿过了她的身体。那一瞬间莫扎特莫名地有些失落,他迫切地希望能真实地触碰到他那可怜的孤单的姐姐。她那么好,不应该独自承受两次失去至亲的痛苦。

但那样强烈的情感只维持了一会就逐渐淡去了,莫扎特眨了眨眼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迫切地想要拥抱一个人。即使他知道娜奈尔作为自己的姐姐为自己如此伤心难过他是应该去拥抱安慰的,但他的心却是完全无动于衷。

就算再怎么迟钝,此时也该发现不对了。莫扎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情感和记忆在逐渐消失,先是友情,再是亲情。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情感会是下一个消失的,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尸体,脑中一片茫然。

他突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对着这个陌生的哭泣着的女性伸出手。

突然,一只涂着黑色甲油的手穿过了莫扎特的身体,将一束花放在了莫扎特身前,接着逃也似的离开了。

仿佛被那只手的温度烫了一下,莫扎特猛地抬起头,向着那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接着深吸一口气撞进了对方的身体里。见到对方的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即将消失的下一种情感,所以他不能放弃这最后的机会——他要去安东尼奥·萨列里的心里。

这位伪装后才来给莫扎特献上一束花的宫廷乐师长完全没有意识到莫扎特的灵魂此时正在他的心里寻找着什么,只是担心着自己的伪装有没有被人看穿。

其实莫扎特也并不抱什么希望,他只是想着如果能在这位大师的心里发现一丝自己的痕迹他就满足了。

他轻松地打开了萨列里心上的第一扇门。门内的人不少,有莫扎特熟悉的罗森博格和约瑟夫二世,还有许许多多他或叫得出名字或叫不出名字的美丽的女士。她们有说有笑地聊着天,时而端起酒杯浅浅地抿一口,接着娇俏地倚在身后的贵族男士身上,任由男士们揽着她们的腰将她们带向舞池。没错,第一扇门后看上去就像是一场普通的宫廷宴会,跟莫扎特参加过的那些没有任何不同,甚至连那让莫扎特讨厌的权势的气息都丝毫不差。

这里没有任何莫扎特存在的痕迹,宫廷乐师演奏的都是萨列里的曲子,萨列里本人则是坐在角落里的圆桌边独自喝着杯中的酒液,身边围绕着许多试图引起乐师长兴趣的女士们。

莫扎特没有泄气,他径直穿过满是人的舞池,向着乐师们身后的那扇门走去。

他再次轻松地打开了那扇门,这是萨列里心上的第二扇门,也是最后一扇。莫扎特知道第一扇门后的东西代表了权利、金钱、地位、尊严等世人都渴望的东西,连萨列里也无法抵抗这种诱惑,但第二扇门后却是萨列里最真实的自我,他可以放弃第一扇门后的东西,但永远无法放弃这扇门后的东西。

正如莫扎特所想,第二扇门后存在的是音乐。几乎所有莫扎特叫得出名字的音乐家的身影都在这里,他们有的思考着自己的曲子,有的一起合作一首曲子,兴到浓时便一起演奏起来。萨列里随意地跟贝多芬一起坐在地上,认真地倾听着贝多芬的话,脸上满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然而莫扎特看遍了这里所有人的脸,都没有找到他自己。

看来我真的无法在大师的心里留下一丝痕迹了。莫扎特自嘲般地轻笑了一声。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最后一种情感也慢慢开始消失了,一开始执着于在萨列里心中寻找自己痕迹的想法也淡了不少。

然而就在莫扎特转身准备离开时,他注意到角落里有个跟背景几乎融为一体的把手。他好奇地摆弄了一下那上面的链条,但跟之前那两扇门不一样,这扇门完全无法打开,他几乎要觉得这只是一只嵌在墙上的把手了。

逐渐消失的情感让他对继续留在萨列里心里探索这一点不再有那么大的兴趣,但一种莫名的感觉告诉他这扇门后有他不能错过的东西。

莫扎特沉思了几秒,决定直接穿过墙进去。墙后是一片纯粹的黑暗,黑到莫扎特连自己的手都看不见了。然而在他的对面,有一个散发着微亮光芒的东西,好像被什么挡住了,只有一小部分光芒露了出来。

莫扎特往那边走了过去,看到那光亮本体的一瞬间,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是一颗散发着柔和光芒的金色星星,而挡住它的则是蜷着身体将星星整颗紧紧抱在怀中的萨列里。

第三扇门后的是萨列里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感情,但他下意识地将这朦朦胧胧的感情深深地关在了心底,用无法被打开的门来束缚。

莫扎特突然笑了起来。原来他不是没有在安东尼奥的心中留下痕迹,只是这痕迹太深,谁都无法发现。

他伸出手想要触碰萨列里的脸颊,但还没来得及碰到,他的最后一项情感就完全消失了。

莫扎特面无表情地打量着四周。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面前那个看上去十分痛苦的男性是谁,但他并不在乎,一切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他即将前往天国。

----END----

热度: 36 评论: 5
评论(5)
热度(36)

车都锁车库里了,避避风头,佛系更新,私信必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