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岐津 | Powered by LOFTER

[莫萨]我们是一个训练有素的组织

之前的脑洞之一,看了一下评论发现这篇和圣杯的票数是3:3,干脆两个都写了。

今天突然码了好多字,一篇这个加两篇God's prank(没错其实07我已经码完了_(:з」∠)_)

现代特工AU,崩坏向,OOC预警!

-----------------------------

无论您是一名正在寻求组织的新手特工,还是一名身经百战的老牌特工,您对“皇宫”这个组织一定都不陌生。皇宫是全球最大的特工组织,每一位特工都训练有素,尤其是那三十四位精英中的精英,被统称为代号特工。

皇宫这个名字,听上去就洋溢着一种贵族阶级糜烂的气息,而这个组织里的每个代号特工都有一个对应的宫廷称号,比如“伯爵”罗森博格、“首席乐师长”萨列里等。当然,一个特工组织里怎么能没有女性特工,不然那就是一个妥妥的基佬组织了。“歌唱家”阿洛伊西亚和“演奏家”娜奈尔可以说是女特工的代表了。

“皇帝”约瑟夫二世作为组织的首领,一天到晚除了处理一下难决断的情报之外几乎就没有任何事做了,每到这种时候他的心情都十分复杂,不知是该表扬手下人办事能力太强了好,还是该为仿佛提前过上退休生活的自己默哀好。思来想去,他就决定搞事情。

皇宫第四次紧急会议召开,远在他国的特工们也都纷纷被召唤了回来,很少被使用的会议长桌终于又有了用武之地。

萨列里赶到的时候大部分特工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了。他愣了一下,没想到这次的会议竟然需要动用所有的代号特工,那么这次的任务到底该有多么困难?

约瑟夫二世清了清嗓子,用眼神示意他赶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萨列里快步走向约瑟夫二世右手边的第一张位子坐了下来,身边的娜奈尔冲他点了点头,他也回了礼。

又过了一分钟,人终于都来齐了。约瑟夫二世站了起来,敲了敲分量十足的权杖——那是皇帝的象征,装备部纯手工打造,不仅外表奢华,还内置了许多最新研发的科技。所有特工都将头转向约瑟夫二世,等着他说出这次要完成的需要所有代号特工一起上的艰难任务。

“我们换代号吧。”约瑟夫二世这样说道。

那一瞬间整个会议室一阵死寂,仿佛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清晰可闻。约瑟夫二世看着每一个特工的死鱼眼,强行继续说了下去。

“我觉得用河流的名字加上数字编号比较好记。比如我,”约瑟夫二世指了指自己,“我就叫尼罗河一号。”

“然后萨列里,就叫亚马逊河二号;弗朗切斯科就是长江三号;娜奈尔就是密西西比河四号……”

一向附和约瑟夫二世的罗森博格嘴角略有些抽搐,但他仍然保持着恭敬的态度问道:“有代号的特工不止十位,世界十大河流的名字用完了怎么办呢?”

“那就可以随便用啦!比如恒河十一号、幼发拉底河十二号之类的!”终于有人附和,约瑟夫二世兴奋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或者你们喜欢什么河流随便挑啊!”

娜奈尔不忍直视地扶住了额头,阿洛伊西亚则是打开扇子遮住了自己的脸,估计那扇子后也是一脸的嫌弃。其他的特工们看着约瑟夫二世那兴致勃勃的样子,既不忍心打断他的幻想,又不想轮到叫什么XX河XX号,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和互相眼神推锅之后,这个重任就交给了一直假装自己不存在的达彭特。

代号“诗人”的达彭特被边上的特工踩了一脚,下意识往旁边挪了一下。但动作幅度如此明显,在整张长桌上就显得异常显眼。约瑟夫二世满脸慈祥地看着达彭特,希望他来给点反应。

“我们都觉得您的想法很大胆。”达彭特用余光狠狠地扫了边上的特工一眼,边上的特工赶紧转头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干。“但显然首席乐师长有话要说。”

一直撑着头掩饰表情的萨列里突然被点到名,但约瑟夫二世很明显没看出这顶被达彭特强行甩过来的锅,他又一脸慈祥把头转向了萨列里。

“我觉得不行。”萨列里认真地说。虽然他平时对约瑟夫二世也比较尊敬,但涉及到这种事上他还是觉得严词拒绝比较好。谁会想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敌人认出,然后大喊一声“是你,亚马逊河二号!”啊。至于约瑟夫二世为什么不担心这种事,那太简单了,他根本不出外勤任务啊。

约瑟夫二世似乎被这直白的拒绝伤了心,他低下了头,莫名看上去有些可怜。

但在场的所有特工此时都并不想可怜这位首领,他们只想给萨列里鼓掌,感谢耿直的首席乐师长拯救了他们所有人。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那个声音这样说着:

“我觉得其实还OK。”

什么?这是哪位特工,还有这样的审美?不对啊,所有代号特工不是都齐了吗,这又是谁啊?

约瑟夫二世就像被浇了水的蔫花,突然又活了过来。他冲着门口招了招手,准备将这位新来的特工介绍给大家。

“这位是经过评定的新代号特工莫扎特,本来是准备给他‘作曲家’的代号,但既然他也十分赞同我关于新代号的想法,那么我决定就给他‘蓝色多瑙河三十五号’……”

“不,我已经想好了,我就叫‘骑驴者’。”莫扎特义正言辞地打断了约瑟夫二世的话。

大家的眼神又集体移到了约瑟夫二世身上,只有在互相推锅或是看别人尴尬的情况下这群特工才异常团结。

约瑟夫二世却没像大家想的那样尴尬,他反而异常兴奋,觉得终于来了个有意思的人。然后他真的同意了这个代号。

“等等,我觉得这件事应该再考虑……”

“不,我刚才已经考虑过你关于河流代号的意见了,所以这个不需要考虑。”没等萨列里说完,约瑟夫二世就打断了他。

“娜奈尔……”萨列里又转头试图让这位一直跟自己审美一致的女特工来说服约瑟夫二世,但这次他失败了。

娜奈尔无奈地笑着说:“对不起,那是我弟弟。”

萨列里又看向娜奈尔对面的阿洛伊西亚。

“对不起,那是我初恋。”阿洛伊西亚也给出了令人窒息的回答。

莫扎特看着这位突然面露绝望的特工,想了想后就蹦蹦跳跳地跑到他面前行了个礼。

“我听说过您的名字,您最擅长用暗器匕首一刀致命,可以说是我的榜样了!”莫扎特的眼睛亮闪闪的,“您在音乐上还颇有造诣,您的《杀人交响曲》我特地跟教官要了碟,每天晚上都听。”

什么?杀人交响曲?碟?

萨列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难以置信地将眼神锁定在自己对面的弗朗切斯科身上。异色瞳的兄长貌似无辜地摊了摊手,试图表达自己不是故意录下来刻成碟作为特工培养学院课间铃的。

约瑟夫二世也兴致勃勃地看着萨列里:“什么时候你再录一首歌吧,我每天给你在总部放,这可是我给你的特权。”

呸,这种特权谁要啊。萨列里满脸满心都写满了冷漠。

“那么没有异议的话今天就散会吧,我再考虑考虑大家的代号怎么改。”

约瑟夫二世这话一出,在场的大部分特工都齐刷刷地选择了跑路,明明集合需要那么久,现在却不到半秒钟大家都消失了。

萨列里本来也准备跟在人群里一起离开,但约瑟夫二世一把拽住了他,笑眯眯地说道:“萨列里你留下,以后‘骑驴者’就交给你带了,你们要好好相处啊。”

看着那张慈祥的老脸,萨列里第一次产生了想退组的想法。

 

----END----


热度: 57 评论: 10
评论(10)
热度(57)

车都锁车库里了,避避风头,佛系更新,私信必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