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岐津 | Powered by LOFTER

[莫萨/梅瑟]圣杯相亲战争01

我来写圣杯相亲战争啦!此处的梅林假设为米老师演的!不是原卡不是原卡不是原卡(其实是因为之前看到有人开脑洞说米梅林,于是这篇里就代入了米梅林),总之非常欧欧吸了!

-----------------------------

距离下一次圣杯战争的到来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三大魔术师家族之一的萨列里家族早已做好准备,由年轻一代中资质和魔力都为最佳的安东尼奥·萨列里来代表萨列里家族成为御主。

深知自家弟弟比起物理攻击更偏好魔法攻击的弗朗切斯科亲自去英国寻找圣遗物,并信誓旦旦地跟安东尼奥保证“有了这位Caster,保证你能躺赢圣杯战争”。

安东尼奥虽然一直都十分相信弗朗切斯科,但他实在无法想到有哪位能力通天的Caster能让他躺赢堪称残酷的圣杯战争。当说出“缠绕汝三大言灵之七天,从抑止之轮来吧,天秤的守护者啊!”这最后一句召唤词之后,他只在一片浓雾之中看到了一个苍老佝偻的身影。

“Caster梅林,遵从您的意愿前来。”

浓雾散去,身着中世纪服装,有着长长白发白须的老者出现在安东尼奥面前。他凭空拽出一件宽大的斗篷披在身上,接着就低垂着头不再言语。

安东尼奥这才意识到弗朗切斯科的话是什么意思。擅长魔法的他和梅林一起联手,几乎可以保证有90%的几率能拿到圣杯。

“安东尼奥·萨列里。”安东尼奥一边自我介绍着,一边恭敬地对着梅林行了一个魔术师家族的古礼——御主跟servant之间若是无法相互合作,那么就相当于已经被宣判了死亡,更何况安东尼奥本就十分崇敬梅林,无论如何他都是心甘情愿地对着梅林行礼。

其实御主跟servant不合导致御主死亡servant易主的事在圣杯战争中已经不少见了,许多御主认为servant跟自己是从属关系,就任意使唤servant,甚至用令咒强迫servant做非自己意愿的事。当然,这类御主轻则死于圣杯战争,重则被破坏了魔术回路痛苦一生。

梅林其实并不欲与御主多做交流。他之所以现世也不过是因为有自己的愿望需要实现,跟御主之间本就是互相利用暂时合作的关系,活过了这么长的岁月,他倒也不至于因为御主的态度就撂挑子不干,不过这位御主发自内心的尊敬还是让他有些惊讶。他忍不住将头抬了起来,跟自己的御主对上了眼。

安东尼奥并不知道,这一眼就是他灾难的开端,他只是心里突然有些没底,不知道为什么自家servant一抬头看到他的脸就突然双眼放光,一改之前高冷安静的模样。

“你说你叫什么来着?是不是叫亚瑟?”

“不……我叫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梅林身上的变化打断了。他心中有些惊异地看着眼前的人慢慢从佝偻的老者变为二十岁上下画着浓重眼妆的年轻男性,胡须完全消失,白色的长发也变为金色的短发,只在鬓边长出一缕,意外地有些可爱。

“这才是我本来的样子。”梅林冲着安东尼奥眨了眨眼,“您放心吧,在圣杯战争中我绝对不会背叛您的,您可是我的挚友。”

虽然不明白梅林在说什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态度变得那么快,但安东尼奥还是选择咽下了自己的疑问。他不像弗朗切斯科,没那么多奇怪的探索精神,但他的直觉告诉他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答案。

 

 

[另一边]

“嗯……‘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应该是这样说的吧?”莫扎特苦恼地翻着手里残破的古籍,试图从那溅着污迹的书页上看出点什么,“算了不管了,应该是这样的没错了。”

他顺手将古籍往身后一扔,接着就开始兴奋地等待召唤阵中即将出现的英灵。耀眼的光芒从阵中射出,在那几乎可以将人眼致盲的亮度下,莫扎特反手就从挎包里掏出一副墨镜戴上,接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光芒的中心。

“职阶Saber,遵从召唤前来。试问,您就是我的御主吗?”阵中的英灵这样问道。

光芒尚未全部散去,即使戴着墨镜,莫扎特仍然无法完全看清英灵的面孔。他只能从那隐约可见的身形和这么一句话中判断对方是男性,且声音好听,适合唱歌。

“对对对!就是我!”他兴奋无比地跳了起来,落地的瞬间摆出了个奇异的行礼姿势,“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为您效劳。”

对方在光芒中点了点头,手中长剑往地上一戳,无比认真地说道:“吾名亚瑟·潘德拉贡。从此我的剑与您同在,您的命运与我相存。于此,契约完成。”

话音落下之时,光芒也随之散去。莫扎特愣愣地看着那披着红色毛皮拿着传说中的石中剑的男性,心中只有一个问题控制不住地想问出口。

然后他真的就完全没有控制地问了出来。

“您愿意跟我一起出道吗?”

英灵现世之时就被赋予了当前时代的相关知识,亚瑟完全明白“出道”的意思,但让他不明白的是御主为何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作为御主和servant,赢得圣杯战争似乎才是正道。

“您的嗓音真是太棒了!看到您的一瞬间我的灵感就完全停不下来了!”莫扎特几乎要冲上去抱住亚瑟来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情,“我最近创作了一首曲子,正愁不知道填什么词呢!现在决定了,这首歌就叫《Auprès d'un autre》!如何?”

“可是圣杯战争……”

“对,这里加一句‘该如何去恨,如果爱着那个人,胜过自己’……唔还是放在下一句好了。”不知何时莫扎特竟然已经掏出本子写写画画了起来,似乎完全没有听见亚瑟的声音。

亚瑟开始犹豫了起来。说实话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需要圣杯来实现,但他如今被召唤到现世,那么也许是圣杯察觉到在他内心的深处有需要被实现的愿望,既然现在他也并不清楚这愿望是什么,那倒不如先听御主的指示。

“我写好了一段,您先试着唱一唱,我可以再修改!”莫扎特说。他把手里的本子塞在了亚瑟手里。

亚瑟莫名觉得自己的御主给他一种熟悉感,但御主脸上那遮了半张脸的夸张墨镜又让他无法确认那张脸是否真的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人。于是他只好在御主的示意下磕磕绊绊地唱了起来。

并不经常唱歌,或者说是从未唱过现代歌曲的亚瑟出人意料地在第一遍就唱得有模有样。一曲唱毕,亚瑟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自己的御主。他并不知道自己唱得如何,也许让御主失望了。

但莫扎特并没有失望,他只觉得自己捡到了块宝,几乎要感谢自己从家里旧箱子中翻出古籍的神手气。他后知后觉地感觉眼前过分昏暗,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仍然戴着墨镜。

“您的声音真的非常合适!请务必继续跟我合作!”莫扎特一把撸下墨镜往包里一塞,接着冲亚瑟伸出手来,“来个友谊的拥抱如何?”

他面露期待地看着自己未来的合作伙伴,但对方看着他的脸,惊得手中的剑都握不住了。

“梅林……”

 

----TBC----

评论(37)
热度(69)

车都锁车库里了,避避风头,佛系更新,私信必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