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岐津 | Powered by LOFTER

[米扎flo萨/Nuno扎班萨]巫师 10(完结)

这一章解释的东西可能有点多吧,写了3200+,总算是把脑洞里的东西都掏出来写了。不过终于这篇也完结啦!马上开学了也没什么时间更新了,刚好我也不太会写刀,看看有没有人愿意接收我那个脑洞好了_(:з」∠)_

唉一想到开学就脑阔疼……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就好啦。

-----------------

“伟大的黑魔王下达了命令,今天就是屠杀之日!我们要让那些麻瓜明白,能征服这个世界的,只有伟大的黑魔王!”

在一片欢呼声中,王座上的黑雾缓缓散开,露出了一张跟安东尼一模一样的脸。而王座右侧是别西卜的位置,他戴着跟其他人一样的骨质面具,但却并没有跟着那些黑巫师一起欢呼。

死神的肤色像是死人一样苍白,身材也是又高又瘦,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骷髅。他举起魔杖,对着高高的穹顶就是一记“尸骨再现”,巨大的象征着死神的骷髅图案又引起了黑巫师们的一阵欢呼。

“好了,现在各自到目标的地点集合,等我放出这个图案之后各个方向就开始动手清理麻瓜们。”别西卜清了清嗓子,“这次我们从五个方向同时行动,就算傲罗来了也没法在同一时间阻止我们这么多人。”

在场的黑巫师一共一百多人,分成了五个队伍。为了保证每一队力量的均衡,别西卜让最强的三名巫师带领最弱的一队,接着以此类推。这样就算最弱的那一队遇上了傲罗,也能拖一阵子,不至于一下就被攻破。

黑巫师们都各自跟在了领队身边,清点人数确认无误后便各队一起进行了幻影移形。而别西卜作为死神最宠信的手下,自然是跟死神一起行动,于是大厅里现在只剩下了别西卜和死神两个人。

“洛朗那边都准备好了吧?”

“嗯。就算魔法部的那些官员还不想重视这件事,只要有罗森博格这个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在就能调动傲罗。”

努诺摘下面具,活动了一下因为长时间精神紧绷而有些僵硬的脖子。事实上他在一开始就发现了别西卜用复方汤剂假装成苏斯迈尔的事,便故意让假的苏斯迈尔取得了自己的头发,接着在别西卜假扮成努诺待在霍格沃兹的期间,他又用复方汤剂假扮成一名普通的黑巫师,混进了死神那边的队伍里。之后别西卜被抓,努诺便趁机假扮成别西卜,从死神那获取信息。

努诺对别西卜用过摄神取念,这才发现了别西卜和死神的真实身份。原来死神当年就是从另一个平行空间来的,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他在逃脱时能熟练地撕裂空间以及跟安东尼相同的长相。而别西卜则是在死神还未完全崛起时就跟在他身边了,之后死神失败,他也撅断了自己的魔杖逃避魔法部追查,现在死神回归,他自然也就再度成为了死神的亲信。

真正的死神在早些时候便去了麻瓜界,他说要亲手杀掉沃尔夫冈。于是努诺便趁机让安东尼扮成死神发号施令,将死神手下的那些黑巫师以强带弱这样的分法来分散战力。洛朗带着傲罗们埋伏在预定的地点,早早地施下麻瓜驱逐咒防止意外的伤害。等努诺和安东尼这边成功之后,他们再一起去找现在作为诱饵的沃尔夫冈。

安东尼奥这是第一次来到沃尔夫冈在麻瓜界的家,但也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临时安排的计划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的死神让他的情绪紧绷绷的,虽然还记得要尽量表现得正常一些,但还是完全放松不下来。

查阅了许多萨列里家的古书之后安东尼奥才发现了一件事:在非自己本身的时空里年龄并不会增长。所以死神就一直保持着最初来到这个世界时的年龄,就算是去了Florent的世界再回来年龄也依然没有变化。但死神并没有想到在他逃到另一个时空之后这个时空的安东尼出生了,而现在的安东尼跟死神正巧是处于同样的年龄,两个相同的灵魂又处在相同的时间上,双方都会逐渐变得虚弱,直到最后精神力较弱的那一方就会消失。

之前有过安东尼奥和Florent的例子,所以在酒馆里别西卜认错人之后安东尼就立马找到了自己最近虚弱的原因,接着服用了减龄剂,这就是安东尼奥发现安东尼变得年轻了一些的原因。

“别太紧张,我们的目标不是打败死神,只要让他的精神力弱于安东尼就行了。”沃尔夫冈仿佛知道安东尼奥在想什么一样,伸出双手握住了安东尼奥的手。

也许是被那双眼睛里饱藏着的情绪感染,安东尼奥竟然真的感觉自己放松了下来。他犹豫着回握住了沃尔夫冈的手,接着便看到眼前的人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其实我有一句话早就想对您说了。”沃尔夫冈凑到了安东尼奥的耳边,“我喜欢您。”

安东尼奥下意识想要回答,但沃尔夫冈用手指按住了他的嘴唇,摇了摇头。

“等计划成功了您再告诉我吧,现在有比起那个更重要的事。”

几乎是在沃尔夫冈话音刚落下的那一秒,房子外面用来防御的魔法道具就被触发了。漆黑的一团默默然以压倒性的实力轻松解决了所有的魔法道具,接着在屋内凝成了人形。

“死神先生,您来的这么早,我的曲子可还没写完,没法交货啊。”

“真是遗憾,不过于我来说倒是没什么损失。”跟安东尼长得一模一样的死神扯着嘴角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毕竟那支曲子是我给你订的。”

他手里握着一支弯曲的漆黑魔杖,有淡淡的光从顶端冒出,接着直直地射向沃尔夫冈的方向——是三大不可饶恕咒里的钻心咒。

“杀死猎物之前还要折磨一番,长着这张脸的家伙可真是一样招人讨厌。”沃尔夫冈险险躲过这一击,却还是没有一点紧张的样子,甚至还自言自语了起来。

安东尼奥刚提起来的心又被这么一句话戳得落回了原地,他想起沃尔夫冈被安东尼摧残之后满屋子跳着唱歌的样子,忍不住就有点想笑。

沃尔夫冈身上叠了好几个盔甲咒,就算真被打中了几下也没什么事,只不过面对死神密集的攻击时抽不出手来还击。这时候安东尼奥的攻击就派上了用场,他轮番用着障碍咒和缴械咒,还用上了从书中看来的神锋无影。

被激怒了的死神终于决定直接杀掉面前的两个人。他想要对着安东尼奥的方向使出索命咒,但已经看穿了他行动的沃尔夫冈早就准备好了对策。当死神的注意力从沃尔夫冈身上转移到安东尼奥身上的那一瞬间,他就披上了隐身衣,消失在了死神的视线中,还附赠了一个闭耳塞听咒。

“就算你是死神也找不到我,就像《三兄弟的故事》里说的那样,拥有隐身衣的老三一次又一次从死神的眼皮底下溜了过去。”

从未有人把闭耳塞听这样常用来防止偷听的咒语运用在战斗中,死神猝不及防中了招,只感觉沃尔夫冈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完全无法摸清楚具体位置。他几乎气得发疯,成为黑魔王后许久未曾感受过的被人戏耍的感觉就这样勾起了他童年时的回忆。

在他的世界,巫师的数量十分稀少,几乎所有被发现的巫师都要被绑上火刑架,而他的巫师母亲就死于火刑。后母对他又打又骂,虽然每次他都想要用魔法教训一下自己的麻瓜后母,但他却仍然记着母亲的下场。最终他压抑的力量形成了默默然,他用这股力量杀了后母和童年时戏耍过自己的几个人后便逃离了那个世界。

在这样精神极度不稳定的情况下,他又一次释放出了默默然,然而突如其来的虚弱感一下子就抽掉了他大部分的力量。他能感觉到有巨大的威胁在靠近这栋房子,靠得越近他的力量消失得就越快,而整栋房子都被跟霍格沃兹如出一辙的禁止幻影移形的法阵包围了起来,他想要离开都做不到。

是努诺、洛朗和安东尼来了。安东尼身上减龄剂的效果已经完全过去,完全恢复到了原来的年龄。虽然相比之下是死神的力量消耗的更快,但安东尼也并不好受,靠着努诺和洛朗的搀扶才勉强站立。

再这样下去死神必然会先消失,于是他决定故技重施,从空间裂缝里逃脱到另一个空间。空间裂缝并不受禁止幻影移形法阵的束缚,说实话这法阵其实也坚持不了多久,只不过是临时用来禁锢死神的而已。

虚弱到无法再放出默默然的死神逃一般地进入了那条空间裂缝,但虚弱至此的他完全无法在空间乱流里释放力量保护自己,披着隐身衣靠近死神的沃尔夫冈只听到了一声比被钻心剜骨还凄厉的惨叫声,接着就再无声音了。

拜努诺和安东尼分散战力的战术所赐,傲罗们虽然也有损伤,但顺利击败了所有试图搞事的黑巫师。活下来的那些都关进了阿兹卡班,由摄魂怪日夜看守。死神就这样消失在了空间乱流里,再也没有了消息。这次反麻瓜极端人士造成的事件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甚至很多人都并不知道发生了这样一件事,魔法部长想要判洛朗私自指挥傲罗的罪,但最终还是被洛朗和努诺两个人联手怼到放弃。

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而沃尔夫冈也终于等到了安东尼奥的回答,从此两个人从巫师界闪到麻瓜界,连努诺和洛朗都快受不了他们了。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他们的生活也恢复了原样,安东尼奥仍旧在麻瓜界开演奏会,只不过每次都会有一个人抱着一大束玫瑰坐在第一排看他,而他也会在对方的演奏会上低调地坐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默默地欣赏。

这样普通的才是安东尼奥·萨列里的生活,不是吗。安东尼奥抚摸着衣领间的领花,再也没有觉得它不适合了。

 

----END----


热度: 27 评论: 4
评论(4)
热度(27)

车都锁车库里了,避避风头,佛系更新,私信必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