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岐津 | Powered by LOFTER

【DBH/警探组】Like Father, Like Son

警探组亲情向,题目是想不出来起啥所以随便起的,OOC注意,BUG挺多,没啥逻辑。不知道有没有撞梗,文笔差也写不出来感觉,就很难过了qwq

----------------------------

1

这一天终究还是要来了。

马库斯低垂着头站在病房门口,音频处理器清晰无比地将汉克和康纳交谈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跟这位副队长并不能算太熟,仅有的几次交集也都是因为康纳,所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汉克指名要见他。

“我去拿午餐,这次我会看着你吃完的,所以别想再偷偷倒掉了。”

汉克从嗓子里挤出两声不屑的哼哼,还试图从被子下踹康纳一脚,不过在场的人包括他自己都知道他已经不能抬起自己的腿了。衰老和病痛终究还是将汉克禁锢在了病床上。

但汉克这幅仍有活力的样子让康纳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想起刚跟汉克住在一起的时候,每次汉克都会因为桌上出现的是健康食品不是汉堡披萨而生气,还会指挥相扑攻击他,不过最后倒成了他和相扑一起监督汉克吃下去。

“行了,赶紧给我走吧!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烦人的仿生人。”汉克翻了个白眼,“我就说我跟该死的仿生人相处不来。”

马库斯看了一眼康纳额角的led——还是安稳的蓝色——也就推断出了这是两人相处的常态,他能感觉出康纳的情绪甚至还放松了不少。他有些疑惑,但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康纳离开的时候关上了病房门,现在房间里就只剩下马库斯和汉克了。

老警官有些浑浊的蓝眼睛转向了马库斯,他喘了口气,说道:“我跟仿生人合不来,不过那个烦人的仿生人禁止我接触一切电子设备,我也只能找你了。”

 

2

“真的有必要这样做吗?康纳他……”

“他从来就没听过我的话,我记得以前有一次查案,我让他老老实实地待在车上,结果他一边说着‘Got it’,一边推门下车。”汉克的眼神突然变得柔和了起来,“这个臭小子每次嘴里都说明白了,结果每次都还是跟上来。”

“我还是觉得应该尊重康纳的想法,他不会同意您这样做的。”

汉克叹了口气,他努力伸手想要拍一拍马库斯的肩膀,马库斯便上前一步低下了身体。人类温热的手落在他的肩上,那触感让他忍不住想起了卡尔。

“人类是自私的生物,即使知道对方肯定不会同意,也还是会想要这么做。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不想再失去一个了。”

老人的声音让马库斯有些恍惚了起来。他想起报废的那个夜晚,想起卡尔的死,汉克的脸似乎逐渐跟卡尔的重合了起来。

他该做决定了。

“……正在接通,伊利亚·卡姆斯基。”

 

3

汉克下葬的那天来的人不多,老警官糟糕的人际关系在此刻一览无余。马库斯一个人站在能看到所有人的角落,仔细地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但他并没有找到。

“也许他只是来晚了。”诺丝拉住了马库斯的手,试图让爱人平静下来。

她跟马库斯连接的时候知道了一切,虽然并不认识汉克,但女性更加敏感的心思让她甚至比马库斯更难过。但现在马库斯需要她,她便尽力安慰起了马库斯,尽管她自己都觉得这安慰苍白得像是一张白纸。

从耶利哥传来的简讯彻底打破了他们最后一丝幻想,康纳的脸出现在画面中。

“马库斯,今天耶利哥有一个需要你出面的会议,你还有二十五分钟到达会场。”康纳皱了皱眉,“参加安德森副队长的葬礼跟这个会议比起来优先级明显更低,建议你调整一下任务顺序。”

简讯到此结束,而马库斯和诺丝都明白了一件事——汉克和卡姆斯基成功了。

马库斯懊恼地捂住了双眼,他几乎要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

“我都做了些什么。”

 

4

耶利哥的人都觉得二把手康纳有些变了,他更像是以前异常仿生人间流传的冷酷无情的异常仿生人猎手的样子。而马库斯最近则是一直把自己闷在房间里,虽然耶利哥的工作效率只升不降,但这还是让大家都觉得有些不对。诺丝自然是被大家推出来打探消息,但知道内情的诺丝也不可能全说出来,只好跟马库斯一起闷在房间里。

然而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潜入了耶利哥。

“他死了,而你就这么忘了?”RK800-60身手敏捷地将毫无防备的康纳死死按在地上,“连一个AX400都可以做到的事,你却做不到?”

康纳知道那个AX400指的是卡菈,但他并不知道60说的是什么事。更何况现在更重要的是已经被报废了的60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还说着他听不懂的话。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如果你的‘他’指的是安德森副队长……”

“看来你对他的感情还比不上卡姆斯基的程序。说真的康纳,那个AX400都可以为了一台YK500恢复记忆,那个当初喜欢汉克到可以为他死的康纳就这么因为一组程序而消失了吗!”

60拎着康纳的领子大声吼了起来,这番话让康纳的中央处理器更加混乱了。在他的记忆中,安德森副队长只是一个抗拒仿生人的普通人类,跟他交集并不多,只能算是一个过客,哪来的“喜欢到可以为他死”这一说。

“卡姆斯基的程序总会有一道后门,你真幸运,康纳。”60褪去了一只手的皮屑层,狠狠地握住了康纳的手,“卡姆斯基修好了我,就为了再给你一次机会。”

大量的记忆从连接处涌入康纳的中央处理器,所有强加上去的程序都碎裂成无用的数据流,旧有的记忆跟60传来的记忆互相融合,康纳终于想起了一切。

“汉克只让卡姆斯基洗掉了你储存器里的记忆,上传的记忆他不知道所以就被卡姆斯基利用了。说真的,现在还有人不知道仿生人会上传记忆的?”60站了起来,一脸嫌弃地在衣服上擦了擦跟康纳连接过的手。

恢复了记忆的康纳握紧了拳头,扯着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他说过,他连自己的手机都不知道怎么设置。”

60难得没有接话,但他真的觉得康纳这个笑比哭还难看。

 

5

康纳失踪了,到处都找不到他。马库斯去问了卡姆斯基,但对方表示他只是启用了后门程序,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似乎康纳在一夜之间就像釱一样挥发了,连通讯都是关闭的。

就在大家都放弃寻找的时候,赛门说在底特律的一个街区见到了康纳。他邀请赛门进屋坐坐,然而赛门却注意到他关闭了大部分仿生人功能,只开启了最基础的部分。他也抠掉了led,穿着浮夸的嬉皮风衬衫,屋里放着黑死病骑士,桌上甚至还有一瓶黑羊和一盒甜甜圈。

后来,马库斯跟诺丝也去拜访了康纳,但在马路对面就停了下来。他们看着康纳像一个普通人类一样跟邻居打招呼,接着把刚洗完的衣服扯平晾起,还低下身子抱起了一条年幼的圣伯纳犬。

也许这样也好。

 

6

时间对仿生人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但有一天,马库斯在汉克的墓碑边看到了一个崭新的墓碑。

属于康纳·安德森的墓碑。

康纳让自己像人类一样活了这么多年,在跟汉克死亡时一样的年纪,永远地将自己停机了。

马库斯又想起了当年汉克通过他跟卡姆斯基的对话。

“你确定康纳会在你死亡之后选择将自己停机?也许他会选择继续活下去。”

“哼,不可能。他到哪里都跟着我。”

停顿了一会,汉克又笑了起来。

“就像一只贵宾狗。”

 

----END----

不知道有没有写清楚,就是一个汉克怕自己死了之后康纳也跟他一起死,所以让卡姆斯基给康纳洗脑忘掉跟自己的感情的故事。卡姆斯基亲爹疯狂开后门,让康纳恢复记忆之后自己做决定,所以康纳就以汉克儿子的身份活到了跟汉克死亡时一样的年龄,然后把自己停机了。

热度: 80 评论: 3
评论(3)
热度(80)

车都锁车库里了,避避风头,佛系更新,私信必回。